本網站會使用cookies. 若您繼續瀏覽本網站,代表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。
了解使用條款
知識中心

真實還原導「眼」本色的 BenQ家用投影機

黃信堯:我不想在其他媒介上面看到電影失去原來的顏色的樣子

BenQ Taiwan
2018/02/14

「有錢人的人生是彩色的,沒錢人的人生是黑白的。」是電影《大佛普拉斯》裡的一句對白。這部電影讓黃信堯橫掃第19屆台北電影節五項大獎,還拿下第54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項,而這部電影裡百分之90的畫面都是黑白的。黃信堯用黑白與彩色的對比,呈現了社會階層差距的無奈。「顏色」在黃信堯的電影裡,就像多數的電影一般,都是故事的一部分,都是導演的精心設計。拍攝前期的服裝、美術的設定,到拍攝中的燈光、色溫的控制、佈景服裝質感等等,能影響整部電影色彩呈現的每個細節都要一再雕琢,更別提後期製作的調光調色,這一切都是為了能精準呈現導演心中想透過顏色傳遞的那個故事。

圖片提供:CATCHPLAY ON DEMAND

「這桌子上的灰塵,會不會反光拍進去啊?」黃信堯在訪問位置上剛坐定,眼睛快速掃描後輕輕地問著,導演本性盡顯。但他不是在責難,說起話來也沒有影劇新聞裡常會看到的霸氣導演味,就是一種「碰巧發現,隨口問問」的閒聊。他說自己在片場也不是愛發脾氣的導演,「有話好好說嘛!」要完成一部好的電影,除了導演本身該作好的功課之外,各個環節的工作人員都得用心再用心,從劇本的設計開始到拍攝現場環環相扣的細節,硬體軟體都得面面俱到才行。只是這麼每次的嘔心瀝血,黃信堯在完成電影後,卻甚少重複觀看。

「做完電影之後,其實我就不太會想要去看,因為有的時候會有點難過。」黃信堯歪著頭笑著,好像有點不好意思,其實也像是有些無奈。科技與環境的進步與變化,讓人們收看影像作品的習慣跟著改變。以前要看電影得跑戲院,在家裡則只能用錄影帶回味。之後出現的VCD、DVD、藍光片,雖然比不上電影院的播放設備,影像的呈現倒也更為細膩逼真。只是表面看似提升了觀影品質,實際上卻仍藏匿著令電影導演無法忽視的隱憂。因為與電影放映的投影方式相反,採取背光技術的電視電腦螢幕,其實很容易令影像失真。

↑點選觀看訪談影片

你說的紅是什麼紅? 導演用心設計易被忽略

「電影裡會利用顏色去表達不一樣的情境。像在《大佛普拉斯》裡面,我們基本上選擇的是黑白色調,其中參雜彩色,利用黑白跟彩色的對比,去呈現故事的張力。再例如說紅色。前幾年有部電影叫《布達佩斯大飯店》 ,它的紅就非常的飽滿,紅得很有故事性,你就會覺得看得非常舒服。但上次在朋友家的電視看到,戲裡的紅變成非常的紅,紅到讓我會出戲。我覺得色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如果顏色不準,那原本導演或是電影的工作人員設計的顏色,反而會讓觀眾更出戲,我覺得那會很可惜。」

黃信堯認為,色準的呈現對於觀影來講極其重要。但作為一個導演,他能夠把關的,僅止於在成品完成時沒有問題,「可是一旦到播放端我就沒有辦法控制。有些人會用電視、電腦,現在有手機平板(看電影),各個廠牌又有其內設定,會有(影片)優化。我常常會講,當拍照用美肌用過頭,你會認不出那個人是誰。當影像過於優化的時候,會失去那個電影原本想要呈現的細節。所以我自己的習慣是,作品完成後,我就不太會再去看。因為你會在不一樣的媒介上面看到它失去原來的顏色的樣子。」

圖片提供:CATCHPLAY ON DEMAND

用與電影院相同放映原理的投影機觀賞 體驗身歷其境的感受

電影利用感光的原理拍攝,起初是用底片感光,如今換成數位攝影機,其實也都是以感光和投影的概念去呈現影像。對黃信堯而言,離開電影院後要看到導演真正想在電影裡呈現的色彩,最好的方式就用投影機觀賞。

「像我在創作《大佛普拉斯》的時候,也是想說我的作品是要在戲院裡看的,那我像要創造怎樣的情境。我不太會去想說,如果到時候是在電視上面看,會是怎樣的情境。

前陣子我用BenQ 色準導演機W3000看了一部類似紀錄片的電影,叫《走出寂靜》。它就拍一個修道院,修道院裡非常安靜,雪地裡有積雪,神父們在修道院裡面,慢慢地度過這個長冬。整部電影其實沒有任何的對話。但是當你用大螢幕,又是投影的時候,會讓我覺得我置身在那個環境裡面,會覺得我跟著這些神父們一起生活,一起度過這個長冬,那個跟你用電視甚至用電腦看是不一樣的,因為那會出戲。

坦白說,我第一次用到這麼大的螢幕跟投影設備在家裏面看,我覺得看起來非常過癮,真的就只有過癮兩個字形容。當你有這樣一個設備之後,就會想把以前看過的電影重新拿回來看。以前可能用DVD,或用藍光片,可是都是用(電視)螢幕看,現在就會想要用投影重新去看它,我覺得它會有不一樣的層次跟細節跑出來。」

BenQ 家用投影機系列擁有Full HD、4K HDR等絕佳高畫質,搭配獨家CinemeticColor™色彩管理技術,讓投影顏色符合電影製作工業規格的Rec. 709/DCI-P3國際標準色域,準確還原電影中的色彩,投影出導演想要呈現的真實畫面,正是令黃信堯讚不絕口的原因。

「在家看電影最重要的,我覺得就是影像跟聲音品質的一致性。製作電影我們會有一個工業規格,電視或一般的家用(播放)系統,也會有它的規格。我們在製作影像時,會依循所謂的Rec. 709/DCI-P3這樣的工業規格。不管是在藍光或是數位播映平台,都會依照這樣的規格去走,如果說我們的播映系統本身也是對映標準色域這樣的設備,那它就可以呈現最接近原始顏色,色準的樣子,我覺得那是最重要的。」

↑點選觀看訪談影片

誰都能在家享受專屬的頂級電影院

沒有辦法拒絕BenQ色準導演機 W3000的播放魅力,黃信堯透露去年的聖誕節剛好工作有個空檔,他哪裡也沒去,就一個人在家裡看電影,「我的房間不大,客廳就小小的。以前就只能用小的投影機去投。後來換W3000,投影距離還不到三米,但就可以投出一百吋的螢幕。對於一個在都市裡,小空間的人來講,可以看到一百吋的投影螢幕,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。而且利用側投功能,就不用為了投影機要放哪裡想半天,可以利用原本很難塞東西的畸零空間,非常方便。」

只是好奇導演怎麼沒有呼朋引伴一起到家裡欣賞電影,他搖搖頭,露出靦腆又有點無奈的微笑說,「其實我喜歡一個人看電影。而且也不會有劇組的人想跟導演一起看電影的啦!」一個人看電影,不用擔心得跟同為影像工作者的朋友把電影當功課討論,還可以把反覆發掘電影中的細節當作樂趣,黃信堯樂得在家獨享W3000帶來的觀影享受,笑說,「這樣就能好好發掘其他導演藏在電影細節裡的魔鬼啦!」

↑點選觀看訪談影片

黃信堯 經歷
紀錄片導演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創作碩士

● 2000年起陸續藉由紀錄片在台灣電影圈嶄露頭角。
● 2011年藉著《沈沒(ㄕㄣˇ ㄇㄟˊ)之島》,拿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及最佳紀錄片二項大獎。《大佛》為其第一部創作劇情短片,2014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。
● 2017年黃信堯將其發展為劇情長片《大佛普拉斯》,不僅入選為第19屆台北電影節開幕片,並橫掃百萬首獎、最佳劇情長片、美術設計、最佳配樂、最佳剪輯五項大獎。該片也於同年度的第54屆金馬獎入圍最佳劇情、最佳男配角等10項提名,並奪下最佳改編劇本、最佳攝影、最佳原創電影音樂4座獎項,更讓拍攝近20年紀錄片的他,拿下最佳新導演獎。

雙向鏡頭位移色準導演機 W3000

・CinematicColor™ 色彩管理技術,還原導演真色彩

・雙向光學鏡頭位移、左右30度側投影,1.6倍大變焦

・獨家 CinemaMaster 影音強化技術,感受好萊塢電影標準

購買前必知的投影機知識

專業電影人真心推薦

4K HDR讓顏色的呈現變得豐富 - 電影剪接師 高鳴晟

我還記得第一次使用W1700上課那天,我並沒有特地強調換了投影機。可是一打開,畫面一放,大家就發出「挖~~~」的聲音,馬上就發現那個差異了。你會覺得畫面色彩很有層次。之前使用的投影機顏色沒有那麼多,就沒辦法呈現這種差距。就算是和以前播放同一個HD的影片,畫質也顯得更為細緻。現在用W1700來看自己完成的作品,都會覺得自己的東西變高級了!我的意思是,有高級的東西來輔助,就像是有高人指點一樣,可以來跟你說哪裡剪不好啊!

CP值絕佳的4K HDR投影機BenQ W1700 - 商業攝影師黃榮正

黃榮正說:『我會刻意去注意畫面上的暗部細節,暗部層次,亮面層次,跟他們的表現方法。像這次我用W1700看了《阿凡達》,它在顏色的呈現上是很仔細的,有很多的暗場景,但都有考慮到色溫的問題。用投影機看的時候,都可以看到顏色差別,而不會只是亮亮的而已,在顏色的表現上W1700是滿準確的,表現得很不錯,並不會因為價格便宜,就損失掉很多。』

循序漸進,追求真實,4k 投影機 W1700 還原導演真色彩

奪下第50、51屆金鐘獎最佳音效團隊的蔣震道向我們推薦w1700,解釋影像對於音效設計的影響。「倘若投影機畫面的藍色調沒有顯現出來,我可能就不會意識到是清晨。」

導演程偉豪: 『4k HDR 投影機 W1700完美呈現了電影中的光影細節!』

程偉豪透露,最初拿來測試W1700表現的,就是自己的《紅衣小女孩1、2》和《目擊者》,『《紅衣2》在亮暗對比的設計,這台的表現就非常強。你看廢棄醫院那場戲,其實我們在打光調光都有特別注意,甚至請楊丞琳先把頭髮染淺,就是希望讓黑畫面不要都MIX在一起。

BenQ W1700 4K HDR 使用心得 | <分貝人生>導演 陳勝吉

陳勝吉 馬來西亞導演。2017年6月23日憑藉《分貝人生》獲得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影片獎、最佳攝影獎 。2017年10月1日,憑藉《分貝人生獲得第54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提名。

TOP